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熱門連載奇幻小説 《詭秘之主》 推薦

<

div>image



作品简介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谁能触及非凡?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又是谁在耳语?我从诡秘中醒来,睁眼看见这个世界:

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差分机;魔药,占卜,诅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神秘从未远离,这是一段“愚者”的传说。



小说的主要标签是蒸汽朋克+克苏鲁,在此之前,这都是网文中相当小众的题材,现在不躺着吃老本,还敢每开新书都是全新题材的大神作者已经不多了,乌贼便是其中之一,这就是我佩服乌贼这类作者的地方,他们的每一次努力都是为网文开拓新的边界!






第一百一十章 确认

思考片刻,克莱恩决定先行回家,确认一件事情。
而且他相信厄运布偶昨晚的行动如果不是特意为了让自己看见纸张上的图案,那队长他们后续检查的时候,肯定会发现蛛丝马迹,自己报告不报告都不影响大局。
反之则就值得斟酌了。
这也就是克莱恩接下来想确认的事情。
他乘坐无轨公共马车回到水仙花街,回到家里的时候,处于周日状态的哥哥班森和妹妹梅丽莎还未起床,客厅安宁昏暗,一片寂静。
克莱恩烧了壶水,丢了些茶叶,搭配着吃掉了一根燕麦面包,然后才拿着外套、帽子和手杖走向楼梯。
他下意识放轻了脚步,不制造出明显的噪音。
刚登上二楼,他看见盥洗室的门突然打开,穿着旧布长裙的梅丽莎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出来。
“你回来了……”梅丽莎还有些迷糊地揉了揉眼睛。
克莱恩掩住嘴巴,打了个哈欠道:
“是的,我需要一个美好的梦境,午餐之前都不要叫醒我。”
梅丽莎“嗯”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说道:
“我和班森上午要去圣赛琳娜教堂做祈祷,参与弥撒,午餐可能会迟一点。”
作为黑夜女神不算太虔诚的信徒,她和班森保持着两周去一次教堂的频率,而身为值夜者的克莱恩,除了那次被密修会成员跟踪,竟然再没有进过教堂。
不,我每天都在教堂,只不过是教堂的地底……克莱恩下意识在心里辩解了一句。
他目前非常担心女神抛弃自己这个伪信徒,要是危急关头,仪式魔法未能取得回应,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不过想想老尼尔,女神对值夜者还是相当宽容的嘛,嗯,是这样没错!克莱恩自我鼓气道。
这些发散的思绪一闪而过,他看着梅丽莎,微笑点头道:
“没问题,我正好能睡得久一些。”
越过梅丽莎,他进入自己的卧室,反手锁住了房门。
紧接着,他强打精神,拿出仪式银匕,制造了密封的灵性之墙。
然后,克莱恩逆走四步,默念咒文,抵御着狂乱的嘶喊,进入灰雾之上。
这片虚幻而无垠的世界里,他是唯一活着的生灵,端坐于古老斑驳的青铜长桌上首。
平静了几十秒,克莱恩具现出羊皮纸,书写下占卜咒文:
“厄运布偶展现的那个图案。”
昨晚那个瞬间,克莱恩虽然看清楚了纸张上的神秘图案,但由于紧张和仓促的缘故,他仅仅记得大概,无法回忆起具体的细节,但这不是问题,对占卜家来说,只要看过,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就能再现!
——根据神秘学理论,灵性会记住看见的每一样事物,只要方法恰当,就能让特定时刻的场景重新呈现。
在这一点上,克莱恩甚至认为“通灵者”戴莉描述的心理炼金会理论有些道理,人类的记忆只是露在海面的岛屿,无法承载太多,于是灵性记住的绝大部分信息都成为了潜意识,成为了岛屿在水下的主体。
而灵性本身,就算不是整片大洋,也包含了岛屿周围的全部海域。
默念完占卜咒文,克莱恩往后一靠,用冥想的方式进入睡眠。
朦胧、扭曲、支离的世界里,他再次看见了扎扎打开的查尼斯门,听到了沉重的摩擦声。
那个穿着黑色古典宫廷长裙的布偶紧紧贴着外敞的半扇门,展开了手里握住的纸张。
纸张之上,描绘有众多的神秘符号,它们共同构成了一只竖着的眼睛。
克莱恩深深看着图案,主动退出梦境,然后借助灰雾之上的特殊,将还未消退的记忆表达了出来:
褐色的羊皮纸上,那竖着的眼睛“仰望”上方,邪异而神秘。
克莱恩想了想,在这只眼睛的下方写道:
“这是安提哥努斯家族遗留的宝藏的关键。”
放好钢笔,他解下缠于袖口内的银链,用左手持握,直至黄水晶吊坠稳定地悬于占卜语句和神秘竖眼之上,不再有明显晃动。
克莱恩闭上了眼睛,空灵平和地默念起语句。
七遍之后,他睁开双眼,看见黄水晶吊坠正带着银制链条小幅度地顺时针旋转。
而这在灵摆法里表示肯定。
“竖眼图案还真是安提哥努斯家族遗留的宝藏的关键……”克莱恩仿佛在思考般微微点头。
他手指缓敲着青铜长桌边缘,无声自语道:
“因为瑞尔.比伯死亡,安提哥努斯家族的后裔断绝,所以那本笔记将我这个接触过它且还活着的‘占卜家’视为了传承者?”
“它影响3—0625,留下宝藏的关键,让对方在我轮值查尼斯门时展现给我看?”
“这个逻辑没有问题,但还是无法说服我。”
“那本笔记怎么确认安提哥努斯家族的血脉后裔绝种了?”
“而且我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啊……如果我也有安提哥努斯家族的血脉,最开始原主就不会被自杀了。”
“嗯,这件事情告不告诉队长他们看来都无关紧要,我再研究研究。”
接下来,克莱恩又占卜了安提哥努斯家族宝藏的地点,但毫无疑问地没有得到详细信息,唯一能确定的是,如同西里斯写给Z先生那封信中的猜测一样,宝藏与霍纳奇斯山脉的主峰,与古老的夜之国有关。
占卜完这些事情,克莱恩发现之前那颗有祈求声的深红星辰又产生了微弱波动。
他用回应祈求的方式触碰那颗虚幻星辰,再次看见了穿独特黑色紧身衣物的棕黄色头发少年。
这个少年依旧双膝着地,依旧面对着纯净水晶球,依旧在低声念叨着什么。
此时,专门学了少量巨人语的克莱恩终于勉强听懂了其中一句话:
“祈求……拯救……父亲和母亲。”
真是巨人语啊……现在还有哪个地方是用巨人语的?这都是以千年为单位计算的老古董了……可惜啊,我这个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只是空架子,想救也没能力救……克莱恩摇头叹息,决定再观察一阵。
等我掌握的巨人语单词足够多,能听懂他父亲和母亲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克莱恩收回灵性,包裹自身,往下急坠。
回到卧室,他解除了灵性之墙,换上陈旧但舒适的衣物,躺到床上,开始补眠。
克莱恩这一睡,就睡到了十二点半,直至做好了午餐的梅丽莎来敲门。
用过还算丰盛的午餐,他看见梅丽莎拿上了与新裙子配套的纱帽,一副还要出去的样子。
“你下午还有什么事情?”克莱恩疑惑问道。
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研究文法书籍的班森头也没抬地帮忙回答道:
“隔壁的肖德太太告诉梅丽莎,下午在市政小礼堂有一场关于家庭事务的讲座,梅丽莎打算去听一听,学习怎么处理家庭日常问题。”
梅丽莎跟着点头道:
“我找了赛琳娜和伊丽莎白陪我。”
“不错,我希望那位讲座老师告诉你,我们这样的家庭需要雇佣至少一位杂活女仆。”克莱恩含笑说道。
见梅丽莎想要开口反驳,他立刻补充道:
“我们要将有限的时间投入更有价值的事情。”
梅丽莎一下怔住,好半天才抿了抿嘴,戴上纱帽,开门出去。
…………
下午两点,克莱恩重又出现于黑荆棘安保公司。
“你不是回去休息了吗?”罗珊和正好在接待大厅的邓恩.史密斯同时问道。
克莱恩笑笑道:
“我原本准备去占卜俱乐部,但始终记挂着昨晚的事情,所以就先过来了,圣堂有回复吗?”
邓恩瞄了罗珊一眼,沉默转身,走向隔断,走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罗珊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凶巴巴地低语道:
“队长真是的……”
做得好!克莱恩暗赞一声,忍着笑意跟随邓恩进入了他的办公室。
看到房门合拢,邓恩嗅了口烟斗道:
“圣堂已经确认,是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问题,并且重新将它定位为‘1’级封印物,可惜,这样你就不够保密等级翻阅了。”
“1”级,高度危险级,只有主教和值夜者小队队长这个等级之上的人员才能知道具体情况?也就是说,队长也无法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高度危险,难怪……克莱恩略感遗憾又轻松了不少地想道。
邓恩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
“圣堂还让我们排查查尼斯门后是否还有物品被这本笔记感染,经过确认,只有‘3—0625’出现异常,我们已更换了它的封印措施。”
“还有别的发现吗?”克莱恩装做好奇地问道。
邓恩摇了摇头:
“没有。”
克莱恩若有所思颔首,没再多聊这个话题,寒暄几句之后就告辞离开,前往占卜俱乐部,继续自身的“消化之旅”。
…………
市政小礼堂内。
梅丽莎、赛琳娜和伊丽莎白三个好朋友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等待着讲座的开始。
“如果她讲得不好,我们就溜出去。”赛琳娜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伊丽莎白当即赞同:
“去逛哈罗德百货商店。”
人氣連載史書小説 《明天下》 熱推
好文筆的奇幻小説 《滄元圖》 分享
精品小説 《明日之劫》
<a href="http://www.jetpacc.com/discussion/68402/超棒的玄幻小説-伏天氏-分%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