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熱門古代歷史小説 《明天下》 鑒賞

<

div>image





明末的歷史紛亂混雜,堪稱是壹段由壹些有著強大個人魅力的人書寫成的歷史。

不論是李自成,還是張獻忠這些叛逆者,還是崇禎,袁崇煥,這些當權者,亦或是吳三桂,耿精忠這些背叛者,每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的故事,就是因為有了這些精彩的故事,明末的歷史才變得大氣起磅礴,波瀾起伏。

想要把這壹段歷史寫好,自然要描繪出壹個個活生生的人物,不論他的立場如何,我們站在歷史長河的邊緣上旁觀,他們不過是這條長河裏的壹朵浪花。

冷眼看世界,就是我們目前需要做的事情,冷眼看歷史也是我們目前生活的壹種追求。

歷史長河已經流淌到了我們的腳下,我們大可站在河邊,準備迎接我們的歷史








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


“云氏子即便是再聪慧,年纪却小,可是呢,偏偏他是云氏一族的族长!
有了这个族长之名,就算云氏子没有开智,是一个傻子,这个县令的职位依旧是属于他的。
在蓝田县,云氏最为古老,实力也最为强大,若是把这个县令给了别人,恐怕某家想要蓝田县平静的想法就会落空。
至于这个孩子最近做的那些令人惊艳的事情,不过是某家计谋的添头。”
“既然大人如此看重此子,这一次……”
“不能被这个孩子给小看了,这一次剿灭镇天王刘雄,圣世王张翰、瓜背王陈滚、一翅飞韩耀飞是本官预定的策略,梁河!“
“末将在!“
“传令下去,兵发凤凰山!”
“末将遵命!”
听闻县令大人得罪了镇天王刘雄,圣世王张翰、瓜背王陈滚、一翅飞韩耀飞蓝田县内顿时人心惶惶。
商南之地山高路险,历来是盗匪盘踞之地,此地的盗匪又与平原上的盗匪不同,他们起事很久,镇天王刘雄,圣世王张翰、瓜背王陈滚、一翅飞韩耀飞这四人并非普通的盗贼。
这四人祖上原本就是大明军户,只是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军中,最后落草为寇。
这四家同气连枝,盘踞在商南,洛南之地自成天地,官府曾经绞杀数次,不是扑空,就是中了盗贼的埋伏,被杀的大败而归。
就是现在,以洪承畴的能耐带兵杀进洛南,商南,同样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等这些巨寇从山里出来,来到平原上了,就真正算得上是虎落平阳!
云昭相信,洪承畴等的就是这个好机会。
两万担黄澄澄的粮食啊,一旦被盗贼获得,顷刻间,他们的实力就能提升十倍。
在这样的诱惑面前,云昭不认为那些目光短浅的贼寇能够忍得住不出来。
从一开始,云昭就没打算跟四大贼寇硬碰硬,一旦碰上了,死的都是自家人,这非常的不划算!
既然有洪承畴在侧,他就不跟洪承畴这种人抢夺战功了。
不过,粮食不能不抢!
对于蓝田县的百姓,乃至流民来说,为了抢粮食丢掉命是很划算的一件事。
尤其是一大群人去实力空虚的强盗大寨抢东西,是一次难得的人生经历。
云昭保证他们抢劫完一次之后就会上瘾,以后即便是面对更加强大的贼寇,他们也会想着再来一次。
最终形成一种传统!
当一个地方的百姓时时刻刻想着如何抢劫别人的时候,再碰到侵略者的时候,他们就不会恐慌,相反会心生窃喜!
“秦岭中的道路其实相通的,只是官府不知道而已,如果从东山峪口出发,走三十几里山路向西翻过四座山头之后,就能抵达了商洛黑山,这可是镇天王的地盘。
上一次他就是仗着离我们近,才用六百人打前站,被我们收拾掉之后,他觉得自己一家吃不下蓝田县,这才联合了其余三家,准备刮分!”
云猛对蓝田县周边的盗匪如数家珍,云氏在蓝田县也盘踞数百年了,对这座秦岭的认识远超其余盗匪。
云昭瞅瞅那张简单的地图,在上面敲敲道:“镇天王他们会不会走小路偷袭我们?”
云猛道:“这是必然的,蓝田县以我云氏为尊,不干掉我们,他们没法子震慑人心。”
“有没有只有我们知道,而别的盗匪不知道的直通商洛的道路?”
“有,就是不太好走!”
“那就成了,不太好走,那就是能走,我们招收的流民里面多得是走山路的好手,能不能带着他们偷袭一下这四家中的某一家?”
云霄吐一口浓烟,阴笑道:“有一条路直通商南金丝峡,不过路途遥远,足足有三百里。”
“金丝峡又是谁家的老巢?”
“瓜背王陈滚!”
“他家富裕吗?”
“富裕!近百年的老贼了,守着要道听说买卖做得不小!”
“那就放弃其余三家,我们直接劫掠瓜背王!”
“路途是个大问题!”
“去的时候走山路,回来的时候洪承畴应该已经处理掉了这四股贼寇。可以走大路回来。”
“好,这一次老奴走一遭!家里的损失太大了,要补回来!”
在一边听了良久的云福磕掉烟锅子里的残渣,将烟杆插在腰带上对云虎跟云蛟道:“你们两个带五百人跟我走!”
云昭摇头道:“不是五百人,是三千人!近百年的老贼积蓄一定很多,只要是能用的,一样都不许丢下!”
“降俘如何处置?”
云昭置若罔闻,对云猛跟云霄道:“这些天,在粮仓的附近安置大量的人手,我亲自守着,母亲等一干家眷全部搬进清峪居住。
云家庄子交给豹叔,云杨,如果大股贼寇来了,就上玉山,如果小股贼寇来了,就率领乡民弄死他们!”
没有得到云昭正面回答的云福叹了口气,就带着云虎,云蛟离开了屋子。
走到门口就听云昭在背后道:“福伯,粮食虽然珍贵,也不值得我云氏用命去争。”
云福回头道:“只限于云氏是吧?”
云昭低下头继续查看桌面上的地图,没有回答。
天明之后,云家庄子里的人明显变少了,即便是还有流民,也只剩下一些妇孺。
青壮们随着云福进了秦岭山,老弱们留在渭北高原上等死,或者,已经死了。
北乡的巨大水库已经修建完毕,全北乡加上流民上万人一连在工地上忙碌了一个月,如今已然有了成效。
如今留在工地上的人都是些有手艺的石匠,铁匠,跟木匠,以及泥瓦匠。
高大的水车已然造好,就等着水库蓄水之后开闸,好吧喷涌出来的水送到高处。
水车制造的无比高大,一片拨水的叶片,就有两个成年人高大。
十几个木匠攀在高高的水车上叮叮当当的修补水车上的不足之处。
一些铁匠扛着沉重的轴架正在往高大结实的石台上安装。
这些高大的石台都是石匠们一锤锤的凿出来的,预留了豁口,每片条石上都有一公一母两个卯榫,条石环环相扣结合的严严实实,云昭亲自检验过,石缝连接处,刀刃都塞不进去。
数九寒天的日子里,六头耕牛拖着粗大的碌碡一遍又一遍的碾压水库大坝。
阳光照在人身上没有半分暖意,才在大坝上待了半个时辰,云昭就被寒风冻了一个透心凉。
在这里,如果不动弹,冻死都是轻的。
“春日融冰水什么时候下来?”
一个老石匠佝偻着身体对云昭道:“回县令的话,每年二月初八溪水解冻,杏花开的时候,玉山北坡的冰雪开始融化,到三月二十五,春汛结束,溪水开始恢复正常。”
“一个半月的时间,能把水库装满吗?”
“这个,小老儿委实不知!”
云昭默默地看了一眼北乡水库上游,在这座水库上游,云氏率领乡民,流民,已经清淤了大大小小六十三座水塘,重新挖掘了二十八个水塘。
如果这些水塘以及水库能够积蓄到足够多的水,那么,这些水塘就勉强够浇灌十六万亩田地。
因为北乡水库加上水车可以把水送到更高处,还能再增加三万亩的水浇地。
想到这里,云昭就把目光再次投向白雪皑皑的玉山,双手合十,衷心希望这座养育了蓝田县上万年的大山能再一次展现他仁慈的一面。
四座水库,六百三十余里的水渠,一百二十一架水车,二十六里长的木质栈道水渠,如今正在紧锣密鼓的修建中。
根据徐先生在外边跑了半个月的调查看来,到目前为止,每个人都非常的努力。
包括哪些大户,上户,中户,也算是出了死力气。
对于这个结果云昭一点都不意外,一旦这些水利设施起了作用,受惠最大的其实就是他们!
優秀小説 《慶餘年》 分享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説 《元尊》 相伴
好文筆的玄幻小説 《滄元圖》
熱門連載仙俠小説 《牧神記》 推薦
超棒的奇幻小説 《九星毒奶》 推薦
火熱奇幻小説 《全職法師》 推薦
引人入胜的小説 《伏天氏》
<a href="https://roas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