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熱門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分享

<

div>image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四十四章 师父,我师兄其实

这、这里……
真的是老道我熟悉的小琼峰?
丹房外围的一处困阵中,目光涣散、道袍散乱的度仙门新晋仙人齐源道长,正茫然无措的看着面前的这三条小路。
几天了,一直走不出去……
他其实花费了许多岁月钻研阵法,但阵法之道的水平却十分有限。
——毕竟后面几百年间,齐源大多数时间都用在了修补道基上,而且研习阵法的方法,也只是拿着阵图布置几遍,记住了怎么布置,也就算参悟小成。
所以,面对迷困连环阵……
“这是哪位高人在我小琼峰布下的?可是有什么算计?”
齐源老道低喃一声,强行回忆着自己此前绕圈的路线;
恍恍惚惚,迷迷茫茫,齐源在迷乱之中,又找到了一条新的路径。
前方,林间郁郁葱葱,没有迷雾常见的白雾,景色也十分普通。
齐源小心翼翼地迈步前行,这次很快就有了全新的发现。
一只木牌,挂在了前方树梢上,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迷路了?】
齐源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后就哆嗦了下,目中满是警惕。
这字迹,看着为何如此熟悉?
齐源老道盯着木牌看了一阵,又看到了后方树上还挂着一只木牌,向前走了两步,周遭景色有少许变化,但后面那只木牌还在。
那木牌上又写了一句……
【尊驾来小琼峰有何贵干?】
“贫道就住这儿!”
齐源气恼地呵斥了一声,但双手却禁不住颤了下。
难道……
难道这是传闻中的岁月流隙?
上古传闻,有先天生灵迈入一处峡谷中,从峡谷另一端走出来已是数万年之后,自身不觉岁月变化。
难道,这种荒谬之事也发生在了贫道身上?
此时的小琼峰,已经不是自己还在时的小琼峰?已是过了几千几百年的小琼峰?
一见后面还有木牌,齐源再次循着木牌迈步向前,当他站在下只木牌前时,周遭景色便会有少许变化,似是移形换位,正是阵法转换。
木牌后,还有木牌。
而那一只只木牌上所写的字迹,齐源老道越看越熟悉……
仿佛有个黑影跟在他身后,在他耳旁不断幽幽的问询,驱赶着他不断靠近某处陷阱,可他竟不敢后退。
【尊驾可是我度仙门门人?】
【此阵只为护持丹房重地,且符合本门门规条例限定】
丹房?似乎隐隐听徒儿说起过。
【尊驾可是未经允许闯入小琼峰?】
贫道还用闯入吗?贫道就是小琼峰的峰主!
【还请不要破坏此地的一草一木,此路通往一处没有隔音阵法的空地】
诶?这是布阵之人留下的出口?
【这是个凑数的指引路牌】
【空地就在前面了】
【到了,请向前迈三步】
齐源顿住步子,下意识屏住呼吸,看着前方是一颗大树,有些狐疑地又向前迈了三步。
眼前景色再次有了变化,一处被树丛包围的空地出现在了齐源眼前,地上都是纷纷落叶,摆着一只矮桌,旁边还放着一桶灵泉。
“这……这是什么地方?”
看前方还有一只木牌,齐源迈步走了过去,看着木牌上所写的、自己十分熟悉却想不起在哪见过的字迹……
【劳烦尊驾在此稍候,若贫道未能及时赶来,应当是在闭关或是炼丹关键时刻。
如果尊驾等不及,可以在此地用仙力对着外面呼喊来人、救命等。
小琼峰诚挚欢迎尊驾的来访,但下次请直接登门,不要再误闯丹房附近。
小琼峰峰主齐源,在此拜上】
齐源双手一颤,蹬蹬蹬后退两步,背部却撞到了一处树干上。
退路不知不觉已经被封死。
‘这,这是贫道自己所设?’
齐源老道双眼瞪圆,像是活见鬼了一般,原本还在的些许醉意瞬间荡然无存,目光扫过周遭,只感觉略微有些天旋地转。
莫非贫道撞了邪?
不,不对,难道这是浊仙不清的缘故?
刚才喝酒时,还有一位门内前辈提醒过,说浊仙容易被地气侵染,道心容易产生魔障。
难道,难道贫道只是真正齐源道长的心魔?
齐源老道的双手不由开始一阵轻颤,他又冲到那木牌前,看着木牌上写的字样,双目之中满是不敢置信。
这些木牌上的字迹……
不正是、不正是他自己的字迹!
脚下一滑,齐源老道一屁股坐在满是落叶的地上,目光呆滞、眼神涣散,骚乱的灰白色长发又多了几分糟杂。
岁月流隙、浊仙、心魔……
岁月流隙、浊仙、心魔……
“贫道到底是谁?贫道难道,真的只是自己的心魔?
不,这不可能,贫道绝非心魔,贫道便是齐源。
我就是齐源,齐源就是我,我是踏入了岁月流隙,不可能是心魔!
不对,不对!
不、不……
不——”
齐源老道双手抱住脑袋,突然仰头一声大喊,惊起了小琼峰远远近近一片片飞鸟,也让偶然在远处空中路过的几道身影,好奇地看了眼小琼峰的丛林。
突然间,侧旁传来一声略带惊疑的女声:
“师父?”
齐源的喊声戛然而止,颤声问了句:“灵娥?”
“师父您被困在阵里面了?”
“你真是灵娥?”
“对呀师父,弟子还会有错的吗?”
“不,不,你可能是心魔……是为师的心魔……”
阵法之外,刚赶来的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
完蛋了,师父被师兄搞坏掉了。
她低吟一声,已是立刻有了主意,忙道:“您不要乱动,这里面有很多阵法!
也不要朝着灵娥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如果您离开那片小区域,外面的声音就听不到了!
弟子这就进去找您!
但弟子要花时间在里面找到去您位置的阵法通路,只有师兄能解开此地阵法,这里都是师兄布置的,师父您安心等一阵。”
齐源老道略微怔了下,很快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那声‘哎呀’。
刚刚,自己小徒儿说了什么?
师兄?
这里是长寿做的布置?
齐源老道双目之中满是疑惑,也因为自身陷入思索,渐渐平静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一身草屑落叶,有些鼻青脸肿的蓝灵娥,满是苦笑地出现在了师父面前,对着师父做了个道揖。
“师父,弟子来找您了。”
齐源不由紧盯着蓝灵娥,蓝灵娥镇定自若地施展出几个小法术,都是齐源老道此前所教导的。
“师父,真的是灵娥……”
齐源稍微松了口气,苦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灵娥咬了咬嘴唇,沉吟几声,心底思量着该如何帮师兄圆过去。
她很快又拿出了一只宝囊,快步走到了那矮桌旁,取出了两个坐垫与茶壶瓷杯,笑道:“师父,您先过来歇息下,容弟子慢慢禀告。”
齐源目光中犹自带着几分怀疑,但等他坐在坐垫上,看着蓝灵娥熟悉的煮茶手法,心底的疑虑又消退了几成。
林间静悄悄的,只有微风吹拂树梢时沙沙的声响;
从这里抬头看去,因为周围树木遮掩,蔚蓝的天空仿佛也只剩下这一小片……
恍然间,这老道明白了些什么。
老道目光打量着各处,低声问:“这里,都是你师兄布置的?”
灵娥道:“应该说是师兄设计的,由破天峰的酒玖师叔这位真仙出手布置。”
“哦,怪不得,”齐源苦笑道,“原来是酒玖师妹帮忙布置。”
“其实,酒玖师叔一点也不通阵法,都是师兄一句一句告诉师叔,将这个放这,将那个放那。”
灵娥话语一顿,低头说道:“师父,您真的,一直没发现吗?”
齐源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确实是自己最爱的菊花莲子茶。
“发现何事?你喜欢你师兄之事?”
“哎呀!”灵娥瞬间俏脸通红。
齐源老道皱眉凝视,“难道你不喜欢长寿?”
“这个……不能直接说出来的,弟子会不好意思……”
灵娥很快镇定了下来,轻声道:“师兄他,其实很不凡。”
“哦?”
齐源老道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宠溺,笑道:“在你眼中,你师兄自然是不凡的。”
“不是的师父,”灵娥抬手理了下自己耳旁的一缕发丝,“师兄他,其实比师父您想的,有出息很多。
就比如这里的阵法,师兄都是用基础阵法布置出的连环阵。
师兄虽然让酒玖师叔帮忙,但此地让师兄一个人来布置,也不会有差什么。”
齐源老道顿时又一怔。
灵娥继续道:
“弟子入门十多年来,师兄教了弟子许多。
许多次,师父您讲道之后,弟子迷迷蒙蒙不懂其理,师兄都会过来为弟子讲解精义。
往往,师兄一句两句就能点破其中真意,所以弟子才会有这般进境。”
齐源眉头紧皱,看着灵娥,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说。
灵娥柔声道:“还有,师父您看,弟子现在修为是几阶?”
齐源扶须沉吟两声,道:“炼气九阶?”
灵娥双手并起剑指,做了个复杂的结印,身周气息突然外涌,“那,现在呢?”
齐源双眼瞪圆,“化神五阶!灵娥你何时!”
灵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双手再次结印,身周气息迅速内敛。
她低声道:“这是师兄传我的【龟息平气诀】,能够隐藏自己的修为,只要不被真仙层次的人接触躯体,都可隐藏,且模拟出自己想表露出的境界。”
齐源老道脸上只剩震惊。
“师父,师兄入门百年,您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修行冲击仙人境,您对师兄的了解和关照,实在太少了。”
灵娥端起茶杯,左手两根纤指托着杯底,右手端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目光中已经没了迟疑。
“趁着师兄被酒乌师伯坑去了东海,弟子想把这些事跟师父您说清楚。
弟子在旁一直看着师兄为师父您做了许多事,但师父您一概不知,且每次见到师兄,不是责骂就是说他如何不堪。
师父,师兄现如今距离成仙恐怕已经不远。
而师父您兵解用的融仙丹,若弟子所料不错,也就是数年前历练大会,师兄去北俱芦洲深处亲手挖来的仙解草,而后炼制成的。
师父您为自己成仙劫发愁,而师兄此前最挂念的也是师父您的天劫,为此做了许多努力。
师父您看到的只是那只法爷鸟笼……其实,师兄这两年还做了十多件抵抗天劫的宝物,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